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清徐旅游 > 企业单位 > 正文

直播:京津冀政策红利与企业家机遇论坛(全文)

发布日期:2017-2-3 下午 05:24:34 浏览:655

和消费者带来更多的机遇。我想最重要的一条,可能就是公共服务的均等化,我在很多场合也讲过,如果没有实现公共服务的均等化,我们所有的互补都是一句空谈。为什么呢,因为北京和天津还有河北人的公共福利的资源不能互换,一定导致流动是单向的。各种要素,无论是市场要素还是行政调动资源,一定要追着公共福利走,但是这个公共福利的鸿沟太大了,意味着北京可以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条件,一定会吸引河北和天津人口的优质资源要素继续向北京聚集

我们知道最近中央提出了有关户籍制度改革的政策,但是也一个问题,扩大城市户口改革还处在严格限制的状态。关于扩大城市户籍制度的改革,理解是主城区还是辖区呢,因为我们北京和天津是一个大的行政区,不是一个简单的城市,那么在北京和天津农村的改革方面和中小型户籍的改革,都不能及时的推进,那么直接影响到河北的一些城市,他们的改革怎么和北京这样的公共服务体制更有机的协调起来。

我们看到有人提到基础设施在逐步的实现均等化,公共区划也已经开始一体化了,但是我觉得这些都是表面文章,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户籍制度改革,能不能逐步的通过有效的措施,在中小城市之间进行有效的对接和稳步的推进。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前提,改革政策的前提。

第二个是行政约束的基础设施配置和资源方式。如果我们强调了整个京津冀基础设施能不能实现市场化,能不能实现一体化,基础设施的运行、投资、申报、审批、管理能不能打破现在的行政体制的垄断。

我们看到这次关于交通网络,中央是不是明确进一步的规划,可是不仅仅是交通网络的问题,比如说水资源的配置,未来南水北调的分配,包括天然气、电各种基础设施,甚至其他的公共交通运营的设备,是不是可以放开。中国的整个基础设施的投资运营管理,区域的管理基本上是地方主导的,地方垄断的。在国际上是一些大公司可以全国范围内涵盖,所以中国的基础设施不能市场化,也就意味着这种行政区域的垄断进一步加强,基础设施配置的标准和水平也就拉大了地区公共服务的差距,这个问题在哪一个层面解决,能不能解决,也是未来改革政策当中非常重要的目标,也意味着如果我们把基础设施投资的市场化过程,打破垄断,外资真的可以进来,价格也逐步的市场化,可能会给企业家带来更多的投资机会。

第三个是关于交通网络的统筹规划,我特别注意到交通网络的统筹规划是有利于打破地区的垄断风险的,但是这里面有几个问题特别提出来,第一个到底在什么时候能实现交通网络一体化?有一些断头路什么时候修通。第二个是交通网络一体化到底以什么样的方式连接,是布什都要走高速公路,高铁,快速的城际轨道的方式连接,这是非常重要的选择性的问题。

我们很多人都在发中国的高铁发展的非常快,毕竟我们是大国,需要快速的沟通联络,可是带动地方的经济发展,特别是带动一些中小城市的发展,小城镇的发展,网络的交通化很重要的选择是一般性的公路。

前几天我们在讨论延庆的发展战略的时候提到到底怎么样打通延庆的交通网络,大家都关注着高铁、高速,但是真正的深入到农村,把整个郊区旅游带动起来,还是靠网络化的简单的二三级公路的修建。我五六月份分别去了韩国和日本,刚才韩主任讲过了,韩国和日本的人口密度不亚于中国,但是我们在韩国和日本很少看到中国这么丰富的高速公路网络,在大量的城市之间,联络的通道,基本上都是双向双车道的联络,特别容易通勤,一个网络的交通系统的建立,无论是对特大城市的中心区还是区域的发展,涉及到每个细节环节,甚至到中小城镇,农村,他的带动作用远远大于城铁高铁,我们想真正带动区域的发展要注意交通方式的选择。

第四个,生态补偿政策。我觉得这些年河北对北京的贡献非常大了,我们已经感受不到原来每到春季大量的风沙天气。北京的北部对于北京的环境贡献也是非常大的,到河北、张家口还有承德,在这些地区,作为环境上对于北京牺牲了这么多,生态的补偿政策政府也要进行研究,一方面授予者更多的享受而不提供支持,不能这样。

第五个是产业园区的共建。北京已经提出了限制工业发展的政策,而北京的吸引力还是特别重要的。北京的吸引力怎么样和河北的城市产生产业园区的共享呢,恐怕要我们仔细的研究,是不是仅仅是税收就满足人们的要求,这个是值得探索的。

第三个是企业家要面临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这里面我特别想说一下,我们经常和一些企业家打交道,他们纷纷的到我们这里交通,说怎么样利用京津冀的发展获得好的发展的机会,这里面也包括一些政府官员,我想说对于京津冀,特别是京冀之间,北京的工业占的比重并不是很大,大规模工业迁出的可能性不是很大。重点发展机遇在于服务业,但是服务业是不是就意味着房地产发展,我在前一段时间看到,各地都在炒京津冀合作当中的房地产发展机遇,这个恐怕是企业家一厢情愿,在这个竞争过程中,河北和天津还不具有绝对的优势,所谓的优势就是你可能提供廉价的土地,廉价的劳动力,但是在吸引北京人口资源的过程中,我研究过东京和首尔,世界各大城市,三十公里到五十公里的经济圈是房地产发展最快的,三十公里,到五十公里的半径内,除了燕郊、河北、三河,其他的都不在北京辐射的范围内,所以我们不要过多的把发展放在房地产上。

但是北京的服务业发展机遇太多了,文化、休闲等等,河北崇礼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还有张家口、承德,生态得到明显的改善,创造了更多的旅游经济,北京的南部来讲,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唐山、邢台、沧州,他们面临着产业结构的调整,独特的地理条件和独特的铁矿、煤炭资源优势怎么样选择新的机会,恐怕这是一个市场要决定的。

第二,作为企业家要在面临挑战之中,遵循一个原则,跟着交通走,这是世界区域经济发展的一个普遍的规律,任何一个投资选择要跟着交通的半径和交通的可选择方式去找。我记得当年为什么在崇礼、河北张口家这么快形成北京非常重要的旅游度假的地方呢,就因为高速公路修好了,马来西亚一个集团决定在崇礼投资之前,最关心的就是高速公路到底通不通,这个事情犹豫了三年时间,当他得到非常明确的信号,高速公路明年开通的时候,他才决定了投资,投资了以后,才把整个崇礼的滑雪产业和夏季旅游产业发展起来。所以交通是非常重要的关键。我遇到一些企业家忽视了北京人的心理,北京的旅游产业发展有非常大的前景,既然有前景,我们选择的半径也非常重要,有一些企业家到内蒙投资,比张北和崇礼还要远一个小时的路程,超出了合理的旅游的消费圈,这个投资就冒了巨大的风险。作为企业家选择交通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合理的消费半径和你的独特的资源优势。

第三,有一个发展趋势是不可逆转的,作为企业家一定要清楚,就是北京的虹吸效应,人口聚集效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可能发生逆转和改变,我们在东京,跟他们进行交流的时候,大家说上世纪六十年代,到本世纪,日本制定了六次交通整治计划,六次提出了要疏解东京都市圈的人口,但是几乎没有作用,东京的人口从一千万到两千万发展到1.1万平方公里3600万人口,而且最近由于都市圈核心区城市更新项目的改造,使得东京都市圈的人口也在增加,这就意味着政府六次的整治计划,没有阻挡住人口向东京的流入,原因在于过多的人口和特大城市之间的虹吸效应的关系是城市化发展的必然规律,世界上90多的国家的人口都在向特大城市发展,这是普通的规律,如果我们未必了这个规律,我们所采取的很多的政策很难有效,这个虹吸效应,趋势改变不了我们投资企业家所选择的投资地点,恐怕也要遵循这个规律,除非我们有更多的土地补偿政策,公共服务政策发生一些变化,但是估计很难逆转。

最后一条,京津已经是在世界上如果按地区来讲,是相对上等的发达地区,而河北还是中等偏下的发展地区,如果这样协同发展,我个人认为,京津应该更多的给河北带动和支持,支持他们的发展,使河北的发展水平更快的接近京津的水平,才能真正的达到所谓的一体化的协同发展作用,但是怎么中央层面怎么支持,市场层面和地方政府层面怎么支持,需要进一步的协调和中央政府采取更大的改革措施,我个人认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全国经济发展的最大的难题,也是最大的挑战,如果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了,我们在全国区域经济发展都将有非常好的借鉴的作用,怎么来做争论很多,观点也很多,但是有两个前提,第一个是加大改革的力度,第二个破除壁垒,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这是根本,谢谢大家!

主持人:感谢李铁主任的精彩演讲,下面,我们有请今天的专家嘉宾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为我们带来“京津冀协同发展需要新思维”的主题演讲,欢迎邱晓华。

邱晓华:谢谢会议主办方给我提供一个和大家交流、汇报的机会,我谈三点意见和看法,首先从宏观背景上看中国经济进入了新常态,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新常态下面非常重要的一个国家战略,市场上面也称之为是“一号工程”。新常态要求我们在以下几个方面转变理念,设立发展的趋势。

第一,要求我们在发展速度上面要由过去的超常规增长转到常规增长,尽可能的使供给与需求,资源与环境,以及各个方面适应经济增长的需要,而不是像过去过度的消耗资源,过份的损害环境。

第二,要求我们在结构方面要由过去的非均衡发展转到均衡发展,包括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之间的发展,包括投资和消费、出口三大需求之间的均衡发展,也包括地区之间的均衡发展,还包括城市、农村,城乡之间的均衡发展。

因此,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就成为了均衡发展的一个重要的任务,在均衡发展中间还包括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生态,以及其他方面的均衡发展。所以新常态下面的国家发展新趋势就是非均衡转到均衡。

第三,发展动力上要由政府主导转向市场主导,企业主导,真正构筑起推动经济发展的新动力,不是由政府推动,而是由市场推动,由企业推动。

第四,在政策方面,要由过去注重需求管理转到供给管理,通过创造新的供给,引领新的需求,开辟新的市场。宏观调控更多的将对过去以需求管理为主的模式转到对供给管理为主。

第五,在改革方面,要由过去的局部的突破转到全面整体的推进,不仅仅是经济的改革,包括政治的改革,社会的改革,文化的改革,还有党的建设的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一个新的常态,而不是过去局部的突破的一种常态。

第六,开放方面要由过去的低水平转到高水平,由过去的只是利用外资,只是对外贸易这种浅层次方面的开放上升到全面的开放,走出去和请进来相结合,要更多的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修订,发挥中国在国际投资,国际贸易的话语权。一句话,就是围绕人民币的国际化来全面提升我们的对外开放水平。

最后一点,在民生改善方面,要由过去的数量型转到质量型,从各个方面来提升老百姓的生活质量,促进人的全面发展,这就是中国经济新常态下面我们的理念,要适应,要转变新的趋势。

第二个方面,谈谈京津冀协同发展要有新思维。京津冀作为国家重大发展战略,作为总书记亲自抓的一号工程,我们确实要有一流的作风,一流的干劲,也要有一流的思维来全面的推进,在新思维方面,我觉得在以下几个方面是可以来讨论的。第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体制,京津冀的协同发展必须建立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体制。在中央的集中领导下,精心设计,认真实施,逐步推进,争取尽到更大的成效。

第二,破除两个分割,首先是的分割,京津冀要尽快的形成在生产要素,商品,诸多市场方面的一体化,要破除过去的地区分割的市场格局,形成整体的市场。其次,要破除行政的分割,既然是协同发展,就必须突破原有各自为政的行政的格局,统筹在土地、劳动力,市场、产业各个方面行政的发展。

第三,要做到三个优先。一是基础设施建设要优先。京津冀协同发展在交通、通信、供水、供气,能源方面加强统一建设,统一的规划,要优先保证在基础设施方面畅通,有效;二是在公共服务方面优先,要统筹三地政府对于经济,企业,劳动者服务的公共服务的平台,必须让政府的服务均等化;三是,统计机制要优先,地区的协同发展,直接涉及到信息标准的一致,信息的共享,而土地体制如果不能够推进相应的改革,会影响和制约地区经济社会的协同发展。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你可能会喜欢
    没有相关企业
最新企业单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